Munin

“Don't know. Don't care. ”(点击展开)
头像是马龙白兰度
1.SD/JPJA
2.AU狂魔、糖里没毒,坑品很好(看了的人都说好),但是每更完一篇连载文都会有一段不应期,不过翻译文随时都有可能出
3.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其实是个话痨,而且喜欢说冷笑话
4.写作风格杂糅了哥特文学、神曲、和风、国风、昆汀、新月派和鲁迅(?),然而写的却是韩剧剧情的美国故事你说可不可怕!!!!
5.不管你信不信,我的前身其实是一位诗人
6.其实一直都是借着写文的嚎头推歌,死后请给我烧专辑,给我烧一张R&B、一张Anna Varney,旋死和日本嘻哈和凯尔特就不用了,烧不完的,别让我的墓地变成天然火葬场
7.是一个4号人格的ENTJ

8.08更新至完结
终章+尾声
https://zine.la/article/971fea660f5546f9a836909782d7850d/

后记:
感谢耐心看到这里的你。
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已经……

在学校宿舍了。开学。断网。这是定时发送的。
在下又要进入不应期啦,这一次的不应期可能会比往常久,
首先是高三复习开始了……所以,EMMMM,你知道的。
但文科生毕竟会好过一点哈哈哈哈哈,所以在下一篇连载文更新前我会发短篇的,不要太想在下。

预告???
等我待机结束后,就会开始邪(huang)恶(se)狂(bao)乱(li)模式了……
对,说好的甜文作者的确是在下。
嘻嘻。

那什么……我我我明天就要去上学了
高三狗了
所以……如果我去学校以后粉丝上百……百粉点梗可能有点力不从心
毕业以后补,一定补!!!不补你们叫老路把我丢进地狱深渊!!!!!
Ps:以后你们见到我更新都是我的亡魂,人在监狱身不由己,手边只有纸和笔

不行了,不推几首歌我会死

Destiny's Child《Brown Eyes》

https://www.xiami.com/song/1358017?_uxid=85256E120229AEFE9511EE0B602C834B

Jeanette《Tellin' You Goodbye》

https://www.xiami.com/song/3589289?_uxid=85256E120229AEFE9511EE0B602C834B

Ressa Herlambang《Khilaf》

https://www.xiami.com/song/3546279?_uxid=85256E120229AEFE9511EE0B602C834B

请想起我。

【SD】【已授翻】Kitten?Hm(Dean被女巫下咒变成了猫咪,需要爱爱才能恢复)

标题:Kitten?Hm

作者:zombiesloth

译者:Munin

分级:NC17

授权:

备注:第一次翻译……真的觉得自己语言很生硬,原作者写得敲可爱,只希望我的翻译不要破坏了这篇萌萌的小短篇(๑´∀`๑)

没有Beta……

欢迎捉虫!!!


Summary:

Sam和Dean正在办另一件案子,悲催的是,他们被一个想要完美报复那些惹她的人的年轻女巫牵涉了。在Winchesters找上她而她自杀前,她决定对Dean下一个滑稽可笑的咒语逃跑。Sam对于看Dean身上开始发生的变化喜闻乐见,但倘若在24小时内他不变回去,Dean就会变成一只完整的猫了……除非,当然,他和一个在下咒处方圆四米内的人上床……听上去像是很简单。经历了这件事,Dean只能说……他并不特别在乎被叫做“Kitten”.


译文:


Sam和Dean正在办案,一件Dean希望别是牵涉到女巫的案子,尽管……它很快就成功地扯上了巫师。噢,Dean恨透了这些该死的巫师。

根据他们从警察那儿搜集来的信息看,这可能是一次恶魔的袭击。

他们和受害者的丈夫谈话,希望能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么,Mr.Donald,你可以和我们解释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那件事情的所有细节吗?"Sam问,Mr.Donald叹了一口气却点头了,脸上写满了悲伤。

“那晚我从商店回到家里,准备和我丈夫一起看一部电影……你知道,我们晚上总会看些电影的。我们当时准备看《No Escape》;有什么东西挂在了脚上(something to really have us hanging by our feet)……但是……当我进到厨房里时,他开始咳血。我努力去帮他,但是接着他又开始咳出牙齿,越来越多牙齿从他嘴里掉出来。像是他要呕出体内的每个器官那样。我报了警,但警察没能及时赶来……医生甚至不知道如何解释他的死因!那天之前他明明一点事都没有!”Mr.Donald解释道,泪水从他脸上滑过。

Sam和Dean相互瞥了一眼,又看向Mr.Donald.

“对于你的损失,我们感到遗憾……你知道你丈夫有什么敌人吗?”Dean问。

Mr.Donald把头转向一边,又快速地摇头:“不!当然没有。每个人都喜欢Stephen. 谁会想让他咳成那样啊?”他惊叫道,皱起眉头。

“我们只不过是想确定每个可能性,Mr.Donald. 你介意我用一下洗手间吗?”Sam问。Mr.Donald点头,指向楼梯处:“右边手第四扇门就是。”他答道。

Sam点头,礼貌性地微笑,站起来走向楼梯。

“应该是我才对……”Mr.Donald嘟囔道,把脸埋进双手里叹息。“无论你做什么都是无法阻止这个悲剧的,Mr.Donald……别再自责了。”Dean说。

Mr.Donald抽抽鼻子,用一块手帕擦着眼睛,轻轻摇头然后看向Dean. 他微微地笑了,试图去想些与发生了什么无关的事情。

“你和Agent Russell在一起多久了?”他问。

Dean突然空呛了一口,不舒服地挪动着,用手挠头发。

“我们,呃……不是那种关系。”他结结巴巴地说,给了男人一个浅浅的笑。

“噢!抱歉……只是你们看向对方的眼神,这……Stephen看我的眼神就像Agent Russell看你那样……真的抱歉。”他含糊地轻声说,向下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

Sam回来,给了Dean一个“okey”表示他们该收工了。Dean点点头站起来,径直走向去拿他的西装外套。

“Well,谢谢你抽出时间,Mr.Donald. 如果我们发现了别的信息会联系你的。”他说。Mr.Donald快速站起,礼貌地点头,又抽了抽鼻子。

他们离开那座房子时,Dean摇着头笑了笑:“他以为我们是一对。又得说,到底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我们是同性恋?”他抱怨道,打开Impala驾驶座一侧的车门。

Sam只是轻轻地笑,然后打开副驾驶座的门:“问住我了。但至少,我找到了一个巫术袋。绝对是个巫师搞的鬼。”他说,把那个袋子扔给Dean.

“真棒。我他妈爱死巫师了。我得说这会是一个简单的案子,既然我们都找到这个了——”

“但你可能错了,因为每件我们觉得简单的案子从来都不简单并且我们总是会在某些地方搞砸。”Sam打断他,坐进车里。

Dean叹息,然后点头。“是啊。”他嘟哝,然后低下头进了前座。


•••


Sam和Dean担心女巫在逃跑时会躲进一个巷子里。她就是个普通的女孩,想要完美地报复那些惹她的人;Stephen Donald是她的数学老师,曾在她的期末考时成绩里打了一个“F”. 

根据她的说法,这并不是她杀死他的充分理由,她只是不喜欢这个男人罢了。青少年啊。

当然,他们可不想杀死一个十八岁的女孩……但是她正在谋杀别人。

女孩已经穷途末路,她在寄养的家庭和商店盗窃等选择间徘徊。魔法是唯一于她而言有意义的事物。但她将她的委屈和愤怒发泄到了无辜的人身上。

“我们不希望被逼伤害你,但我们还是会这样做,”Sam说,把枪指向了她。

女巫轻笑,摇头。“开枪吧……反正我早就已经死了……”她含糊地说。

“我们知道你的生活很艰难……你要相信我们也曾经历过这个。可一旦你选择了这样的生活……你就别无选择了。”Dean说,站在原地。

女孩手里拿着小刀,抽抽鼻子。

“最后一个咒语,一个可笑的、能让我冲出这里的咒语,”她大声说,看向Dean然后笑了。

她开始吟诵一个咒语,伸出手将手掌对着Dean.

“Heidi,别!”Sam大声喊道,握紧了枪。

Heidi,那个女巫,向Dean扔出了一个咒语,让他痛呼着倒在地上。

在Sam准备要捉住她(不会射杀她,当然,只是想弄清楚她做了什么)时,Heidi已经把刀刺进了她的胸口。

她倒在地上,跛行几步,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Sam叹着气把枪放在一边,在Dean身边蹲下并将他抬起来一些。

“Dean!嘿!你还好吗?”他问,轻轻拍打Dean的脸。

Dean惊醒了,搓着自己的脸。

“嗯?是……我没事。是Heidi——”

“死了……她自杀了。来,我把你带回地堡去,看看能否尽快找到她做了什么。”Sam打断,帮他站起来并带他离开了这里回到车那儿。

案发地点距离地堡只有一个镇的距离,没必要待在汽车旅馆。

他们一回到地堡、坐在藏书室里,Sam就开始匆忙拿了一些书做研究好搞清楚Heidi对Dean下的是什么咒。他没有认出Heidi念的每一个语句,但好在他记得那些单词……或者……至少是他们中的一些。

一旦Dean开始显示出一些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的迹象,那就能帮助更轻易地找出事实了。

Sam看向坐在长桌前端的一张椅子里的Dean。

“Dean,你现在感觉怎样?”他问。

这句话让Dean花了一秒让自己回神,直到Sam叫了他的名字才发现自己被问话了。

Dean立刻抬起头,看向他弟。

“嗯?”他哼道。

“我问你感觉怎样……你还好吗?”Sam又问了一次。

Dean挠了挠耳后,点头。

“还好,还好。就是……有种怪怪的感觉,”他嘟哝,摇头否认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加了一句。

“Dean,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这样我才能找出不对劲的地方然后解决它。一小段描述就好了。”Sam回道。

Dean只是又摇摇头,站了起来。

“不,真的没事。我就是想喝威士忌了。我要去——”Dean停了下来,迅速转头,他刚才看到了什么东西从地上爬过。

他突然趴下,直爬向那是只蜘蛛的东西,像只猫一样去扒它。

Sam震惊地坐着,疑惑于他刚才看到的——Dean戳蜘蛛玩。

“Dean?……”他小心翼翼地问。

Dean没有应他,在蜘蛛爬行的时候被它深深吸引住了,和它玩耍的愿望愈发强烈。

“Dean!”Sam大叫,才让Dean回魂。

Dean疑惑地向上看着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慢慢地坐起来,尴尬地清清嗓子。

“呃……抱歉……嗯……你发现什么了吗?”他问。

Sam皱眉,慢慢地摇着头。

“没有,”他拖着音调说,胆战心惊地看着Dean,“为了找出这是什么咒语,我想我们得等你的更多症状出现……我不懂你刚才做的事情是症状之一还是你太累了。去喝杯威士忌吧,我会继续研究的。”他说。

Dean把嘴唇抿成一条线,站了起来,离开藏书室直往厨房去。


•••


从Dean被施咒起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却还是没能有幸找出这是什么咒语。

Dean开始对于做研究感到无聊,这导致了他去骚扰Sam……只不过,这比他之前做过的任何事情都要诡异了。

Dean向Sam扔了一个纸飞机,哀嚎起来。

“Saammmmyy. ”

Sam发出表示嫌弃的声音,继续看他的书,也只是导致了Dean扔了另一只纸飞机。

“我们出门嘛……我想吃海鲜,你想吃什么?”他说。

“Dean,据我们所知,这咒语能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杀死你,而我们却对它一无所知。等我们把你治好了再去吃海鲜。”Sam回道。

Dean把头往后仰,呻吟着去撞桌子,他变得更烦躁,把头搭在桌上就再也不动了。

“我可不认为你是个喜欢海鲜的家伙……说实话,我甚至不认为自己见过你吃……海鲜?……见鬼,培根芝士汉堡加啤酒才是你的本性。”Sam笑着说。

Dean抬头然后……噘起了嘴。这让Sam感到惊奇。Dean从来不会噘嘴的。

“我好想吃鱼啊。金枪鱼。我们有金枪鱼吗?我要吃金枪鱼。”Dean说,站起来走进厨房。Sam只是摇了摇头,继续找资料。

几分钟后,他听到了一声叫喊。Dean大声叫着他的名字。

Sam跳了起来跑进厨房又停下,他看到Dean身上有……那他妈是什么鬼?

Dean看着煎锅里自己的倒影,伸手去摸自己头上出现的猫耳朵。

“Dude,这是什么鬼!上次我先是变成了半只狗!然后现在……现在……我他妈的变成猫了!我是要生病了吧……”Dean深呼吸,伸出双手撩他的头发。

Sam不得不用手背摁住嘴把笑声吞回去。

“我的天……Dude,连尾巴你都有了。”他指出。

Dean瞪着眼,回头看他的尾巴:“Ah COME ON!我他妈恨死女巫了!”

Sam抽着鼻子深吸了一口气,清清嗓子看向别处。

Dean生气地看着Sam:“你别——”

Sam大笑出声,捂着自己的肚子往后靠,笑得眼泪都顺着脸颊往下淌了。

Dean抽着气抱起双臂,怒视他弟:“Come on, man!别笑了!”他打断。

Sam站直身体,在笑声间喘着气,摇头。“天哪……抱歉!我只是……”他停下来又笑了一会儿,又让Dean噘起了嘴,“Come on, man……少笑点多做事!你有什么发现了吗?”他叹气,问道。

“Well……没有,但是你现在长出了这个,嗯,”Sam哼道,“新的症状……这破事有希望变得简单点了。Come on, Kitty——”

“Sam!别!”Dean打断他,发出了一点像是嘶嘶喘气的声音。

Sam只是带着一个巨大的、震惊的笑容看着他:“Dean,你刚刚是不是——”

“闭嘴!Come on,”他又打断道,离开了厨房,Sam紧随其后。

他们回到了藏书室,Sam坐到全是书的地方开始阅读。

“我应该感到震惊,但是……我既然以前做了一次半只狗,呃,但至少我那时没有长出软趴趴的耳朵和一条该死的尾巴啊!”Dean大喊,摇头叹气。

Sam笑出气音,摇摇头。

“我们会找出原因的,别担心。甚至我有点不想找出原因了,因为这他妈太好笑了。”他笑着回道,Dean瞪着眼团了一张纸扔向他弟。

“Asshole. ”他抱怨。

Sam于是笑着把它扔了回去。

Dean看着那团纸掉到他面前,跳起来接住了它。

“猫一般的反应哦。”Sam开玩笑说。

“闭嘴。”Dean嘶嘶地说,拿着纸球抓挠它。

Sam笑了一会儿,继续看他的书,手指轻轻翻过书页,寻找着有用信息。只有当他又分心的时候,他想要发掘出更多Dean的新技能。

“Dude……你能不能……发出呼噜声?……”Sam问,带着嬉笑的表情看他。

“Dude,闭嘴继续看书——”

“来这儿,Kitty, Kitty. ”Sam用哄宝宝的声音叫他,轻轻弹舌头。

Dean抬起头,猫耳朵微微竖起。

Sam伸出手搓着手指,又弹起了舌头。

Dean瞪着眼,但是尽管他不想动也不想靠近,却还是有什么在迫使他这样做。

‘好极了,这真是好极了。’他心里想着。

Dean慢慢站起来,抱怨着靠近Sam乃至他的弟弟哼了一声,仔细地看着他。

Dean在Sam身边跪坐下,往上瞪着他。

“如果你敢像抚摸宠物一样对我的话,我会杀了你的……别做那种奇怪的事情。”他咬牙切齿地嘶声说。

“我没有做奇怪的事情,我就是好奇,”Sam辩解道,笑了笑然后慢慢地伸出手去。

“Sammy, 我对上帝发誓——”

“现在是你把事情变得很奇怪。什么?你不能怪我摸它们!如果我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你不会想摸?”Sam解释着。

Dean喘气,看向别处。

他不能否认这有点好玩。见鬼,如果他弟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他也会想去拨弄的。

这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带着“这他妈是什么?”的想法。

“我就是这样想的,只是让我……”Sam声音逐渐变小,更靠近了Dean一些并轻轻碰他的耳朵。

Dean微微瑟缩,眼神往下瞟着,吞下喉咙里仿佛因紧张而形成的一个肿块。

“这太奇怪了。我是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但是这次?哇。”Sam说,当那双猫耳扰乱他心神时不假思索地抚摸Dean的头。

突然,Dean发出了细小的呼噜声,他在Sam的触碰中放松地慢慢闭起眼。

Sam立刻缩回手。Dean僵住了,眼睛往下瞟着,清清嗓子。

“天哪,”他喃喃,“你刚才——”

“闭嘴!你想怎样?!我现在见鬼的是一只猫,Sam!我当然会呼噜啊!”Dean打断他,抬头瞪着他弟。

Sam又一次大笑起来,额头抵到了他刚才在读的那本书上。

Dean用手肘捅他,咆哮着:“这一点都不好笑,man,come on!我的男子气概都下降了……你必须找到解决办法!我可不能永远这样!我会再也得不到认真对待的!”他哀嚎,精疲力竭地揉着脸。

“嘿,你现在是个女士杀手了,man. 想想看所有的五十岁的猫娘们都会来找上你的。”Sam调戏他道,几乎窒息地笑起来。

“不好笑。”Dean抱怨道。Sam笑着点点头:“好好好,我们继续工作吧。我怀疑这个方法已经行不通了,但我猜想除非你被一个头发球呛死,否则我们不会知道的。”他开玩笑。

Dean去捶他的肩膀,让他喘了一口气去揉那处。

“Jerk. ”Sam说。

“Bitch. ”Dean回敬道,怒视着Sam.

但Dean没有站起来。他坐在地上,尾巴慢悠悠地晃动,看着地板。

“嘿,嗯……Sammy?”他说,Sam向下看着他,抬起了一边眉毛。Dean于是尴尬地清清嗓子,挑自己指甲下藏着的污渍,“你能,嗯……再摸摸我吗?”他小声说。

“我以为你不想我这样,因为这让你感觉很奇怪?”Sam问。

“你这样说当然奇怪了!如果你不想那——”

Sam只是笑着,把手放到Dean头上,弄乱然后抚摸他的头发。

一声小呼噜冲出Dean的喉咙。他闭眼任自己沉浸在Sam的触碰中。

在浏览书籍的时候Sam仍然继续摸着他哥的头。

差不多二十分钟过去后Sam还是一无所获。不得不说他的手有点累了,现在只能在Dean头顶上划小圈圈了。他哥的脸压在了他大腿上。

Sam叹息着把手抬起来,在翻到下一页时甩甩手。

“Sammmyyyy, ”Dean抱怨,去拱Sam的大腿,“别停嘛。”他疲倦地咕哝。

Sam轻声笑了,疑惑地往下看向他哥。

这不像Dean. Dean平时总是硬汉的那个,从来不会这么可爱。他宁可去死都不会像这样和Sam相处。他们毕竟是兄弟,而这样的事情对于兄弟而言过于怪异了。

但无论如何,Sam还是忍不住承认这有点可爱。奇怪,但是很可爱。

Dean转又去拱Sam的肚子,让Sam微微缩了起来。这绝对太怪异了。

Sam在继续查资料的时候又开始抚摸他哥的头,几分钟后他翻过一页,Sam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Dean!Dean!我觉得我找到了!”Sam喊道,扭着身体坐正。

Dean却只是动了动,呼噜着又去拱Sam的大腿。

他似乎失去理智了,而且疲惫不堪。Sam于是决定把他推开,盯着他:“好了,我已经摸了你的头这么久了,是时候正经点了。”他说。

Dean这才意识到他正在做什么,马上站了起来,整理他的衣服。

“对,好的!嗯,当然。”他回道,撑在Sam上面,往下看向那本书。

Sam指着一张半猫半人的图片:“这是一种叫做‘neko’的咒语。它就像个骗子的小把戏,很多女巫用来捉弄人的。比如把一个王子变成青蛙那样,you konw? ”Sam说,往上看着他哥。

“所以呢,我等着我的公主来吻我然后把我变回去?我真是受够了。”Dean说,笑着微微眨眼。

Sam摇头:“我可不认为有这么简单。嗯……上面说你要想不变成一只完整的猫——你、你知道有,呃,毛发和那些猫才有的玩意儿在四肢上。但你已经有了每个猫都有的特征了。你的反应、平衡感、喜欢呼噜和喘气。妈的,如果这咒语再持续久一点,你甚至会长出锋利的犬齿和爪子。你的指甲会长得更快也更尖。这太疯狂了。”他着迷地说,对着他正在读的部分笑了起来。

“Yeah, yeah. 真棒。有什么让我恢复的办法吗?”Dean问,一点也不像Sam那样感到被这段描述迷住了。

“好吧,我只能说这个咒语似乎不是完全无害的。Heidi说她只想最后再施一个可笑的咒语然后逃跑。她是个叛逆的女孩——把这个该死的咒语下到你身上,在自己死后还能把你扰乱得一团糟。换做我,这也是我会做的事情。”Sam笑着说。

Dean不耐烦地呻吟。

“Okay, Sam. 有什么办法让我摆脱它吗?”他又一次问道,向下瞪着他弟。

Sam朝上看他一眼,然后又往下看着那本书,浏览着寻找治疗方案。他的眉毛疑惑地皱了起来。

“是什么?”Dean问。

Sam停下了动作,一边想着一边哼哼出声。

“嗯……你听说过一类叫做fuck or die的咒语吗?”他问,眼神离开了书本。

“你是指那种如果你在一天内不上床,就会死掉的那种?嗯,为什么呢?”

Sam靠回椅子里,交叉双臂。

“好吧,这事显然是这样的。除非,你不会死。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你就会变成一只完整的猫了。你会失去说话的能力、用你现在这样的姿势站起来走一会儿——除非你去练习了。见鬼,我看到过很多猫猫狗狗用他们的后脚走路……它们只能在失去平衡前坚持一小会儿。不管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Sam解释道,看向他哥。

“嗯,我看到你描绘的宏伟蓝图了。那么我要是在24小时内不和某人上床的话——”

“你是3小时前转化的,所以现在只剩下21小时了。”Sam打断他。Dean叹了一口气。

“21小时……然后我就永远是一只猫了?”Dean接上他的话。

“正是如此。”Sam答道。Dean拍拍手,往后退:“好!那我就去找人睡呗!你要做我的副手,因为我怀疑这样泡妞也太容易了。你得先负责发现他们是否对猫过敏——”

“其实,Dean……这上面说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的。这个人必须要在距离下咒之处方圆四米内的范围里找才行……而且Dean,这样一来就有可能是任何一个人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当时在小巷里,远离了任何一个人。我不记得有人经过这条路或者是在那幢建筑里。”Sam解释道,皱起了眉。

“并且那个范围里的另一个我们所知的人就是那个女孩和……你……”Dean自言自语道,说到Sam的时候声音逐渐变小了。

“除非你想去把她的尸体找出来然后做一些恋.尸.癖之类的恶心举动,那就没问题。或者……”Sam补充道,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也逐渐变小了。

“别说出来。”Dean斩钉截铁地说。

Sam烦恼地垂下手臂。

“我也不想说,而且相信我,我也不想这么做。但那个女孩想耍我们。她大概知道这个咒语最终会引出眼下的问题。”他回道。

Dean叹息着转过去,用一只手撩他的头发。

“天哪,如果她是一个SD粉怎么办?老实说,她们所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潜台词都让我想死。”他抱怨道。

Sam放声大笑,低下头。

“这还用你说。”他咕哝。

“也许有别的办法的,对吧?”Dean说,背朝着Sam.

Sam看向他,靠回椅子上:“我会继续想办法的,Dean. 但是我很怀疑我们是否还能找到别的什么。而且做了这么多研究之后,我们快要耗尽时间了。做了只猫以后你可就不再擅长猎魔了,dude. ”他回道。

Dean呻吟着,恼怒地把他的头往后甩回去。

“所以呢?你是说……我们要上床?我们他妈的是兄弟啊!”

“我懂我懂!听着,我也不喜欢这个主意,但如果这是唯一的办法……我是说,除非你想要做一只猫那我们就让你转化好了。我会给你起个名字叫做Mittens,然后给你买一个可爱的绑着铃铛的小项圈。”Sam打断他,在他调笑的时候露出一个假笑。

Dean又抱怨着抹自己的脸:“Ah, come on Sam!我以为你更像个爱狗人士才对?”他喊道。

“好吧,如果你变成了一只花斑猫,我会把你以合适的价格出售的。雄性花斑猫很难得到——”

“Sam,不准你把我卖掉!”

Sam笑了笑,看向自己放在腿上的手。

当兄弟两人了解了事实后,沉默蔓延了整个室内。这大概是唯一一条治愈Dean的可行路线了。如果他们再继续查资料下去,他们最后只可能浪费更多时间。这女巫就是想耍他们,她肯定早就策划周全了好让这个咒语更难破解。她知道那里不会有能让他俩分辨得出来的经过这个范围的人,而且这个复仇计划真是太完美了。这是兄弟两人起初会拒绝去做的、但最后又会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真是个好把戏啊,女巫。

他们静默地坐了几分钟,直到Dean最后有了勇气宣布。

“好吧。我们来罗列一下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事情。”

Sam迅速震惊地看向他哥:“你,呃……真的?这可不是我预期中会听到的回答。尽管你在这样做之前应该多挣扎一会儿的。”他说,Dean叹了口气走近几步。

“我知道,我知道……相信我,Sam. 我只会比你更不想这么做。但这是我们在两分钟内就能做好的事情。进来、出去——很快的,真的。”他说。

Sam站起来,点点头,叹了一口气:“好吧……有什么条件?”他问 

Dean交叉双臂,叹气。

“没有亲吻、没有眼神交流、没有任何快感。我们不应享受这种感觉。而且我们不能说话,我们就进出几下然后完成任务。怎样?”他说。

Sam同意地点头:“同意,但我有个条件……你做受。”他说,Dean瞠大了眼。

“Excuse me? 我才是即将变成猫的那个!我应该有权选择——”

“没门,Dean. 我先提出的。我不会让你碰我屁股的。”Sam打断他,瞪着眼。

Dean呻吟着往后甩头,像个小孩一样跺起了脚。

“那你就认为我想让你捅我的屁股?!我见过你那硕大无比的玩意儿,man!好吧……上次我看到是因为我在你洗完澡准备出浴时候冲进了浴室,但那是个意外而且你当时是个青少年而且旅馆的浴室没有锁——而且我当时以为你在外面而且……对,这就是重点!如果那时它就是个可观的尺寸了那现在它只可能更大!”Dean澄清道。

Sam震惊地眨眨眼:“那你当时为什么要盯我的裆?……”他问道,Dean抱起了手臂。

“Come on!别装作好像你从来不会这样做似的!当你进入到一个有裸. 男的地方或者你见到某人是裸着的,你的目光首先应停留的地方肯定是那人的裆部或者是胸部,如果那是个女人的话。这是某种意义上的本能反应——每个人都会这么做。”他回答道,怒视着他弟。

Sam于是叹着气用手指捋头发:“你做受,Dean. 否则我会让你变成一整只猫的,别逼我。”他宣布。

Dean皱眉,向下盯着自己的脚然后挫败地点头了。

“该死的,好吧……但是我们在你的房间里做。如果必须有一个人的床会留下那种肮脏的回忆,那他妈必须得是你的。我可不想躺在那张床上时想起我的屁股被你捅了。”他抱怨,转身离开藏书室,Sam跟在他的后面。

Dean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走了他的iPod,又去了Sam的房间,在他们都进入房间之后关上门。

“天哪这是我第一次因为要上床而紧张得要死。”他小声说,在iPod上调了一首歌然后把它放到Sam的梳妆台上。

Sam喘了一口气然后看着Dean,等待着下一步行动。

走这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还会做这种事?”他问。

Sam又一次看着他。

“你……希望这样吗?”他回道。

Dean清清他的嗓子,眼神乱瞟。他没有说出口……相反,他更靠近了Sam,头枕在对方的胸前。

Sam的身体在愕然中绷紧了,但他却慢慢把手臂环过Dean.

“是,”最后,Dean说,“像把事情搞砸了,我想那样……我……我想要你。”

“我是你的,Dean……我只能是你的,一直都是。”Sam回道,按着他的肩膀,低头朝他微笑。

“除了你撞狗然后找了Amelia那次。”Dean嘟哝。

Sam咯咯地笑了,手指捋着Dean的头发。

“我想我现在大概是突然变成爱猫人士了。除此之外……你是我生命中唯一不疯狂的存在了……试图逃离我们现在的生活,失去本我——尤其是没有你,这很……孤独。这并不是我想要并且乐于流连的生活……只有你在,我才能感到快乐。”他辩解道。

Dean脸红了,他被鲠住,难为情地清了清喉咙。

“别像个傻子一样,没有清肠时间,man. ”他控诉道。

Sam只是浅笑,盯着天花板。Dean慢慢地坐起来低着头面对Sam的脸,挡住了他看向天花板的视线。

Sam笑了,看进Dean眼里。伸手用指尖去轻触Dean的颧骨。

“但……我有相同的感觉。没有你的生活根本不能被称为生活。”他嘟囔,慌乱躲避Sam的视线,接着就突然被Sam扯下来轻轻吻着。

Dean贴着Sam的嘴唇微笑,又快速拉开两人的距离。

“还有!嗯……做受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坏……我完全可以再来一次……除非你——”

“你喜欢做受,Dean. 那就不会变了。你的家伙现在离我屁股很近。”Sam笑着告诉他。

Dean大笑着点头了。

“好吧,我还能忍受那样啦。今天我们回答了彼此的很多问题,而且……我现在满足了。至少满足于我们清楚了发生了什么。”他回道。

Sam点头,把Dean扯回来躺着,轻吻他的嘴唇。

“我也是。”


FIN




7.27更新
第十一章
今天这章有点水……真不好意思,因为分章节的时候操作太骚了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https://zine.la/article/0d09e424512a45648d8c64715885ba1d/